★ 您可以按 "CRTL+D" 将 "三尺小说网" 加入收藏夹!
三尺小说网 > 全能千金燃翻天 > 118:大灼灼设局揭开穆有容真面目,黎千东奔溃! (第一页)
    看到穆有容这么愧疚,甚至将沈蓉的死全部揽到自己头上,黎千东心疼的不行。

    他从未见过像穆有容这么善良的人。

    偏偏,他们一个个都对穆有容有误会。

    尤其是岑少老太太。

    穆有容可是她未来的孙媳妇!

    想到岑老太太上次的所作所为,黎千东的心都寒了。

    “怪我!怪我!黎大哥,你就别为我开脱了的!”穆有容哭得不能自己,“都怪我!是我没有照顾好我妈!我对不起她!我妈她对我那么好,我不配做她的女儿!我不配!”

    黎千东紧紧抱着穆有容,“有容,你别这样,伯母如果知道你这么伤心的话,在地底下也不会安心的。”

    现在沈蓉死了,穆大兵还在牢里,穆有容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任何依靠了。

    他得想办法,尽快让穆有容嫁给岑少卿。

    只有岑少卿才能给穆有容最好的依靠。

    思及此,黎千东接着道:“有容,你不是一个人,你还有我,你还有五哥!我一定有办法解开你和五哥之间的误会的!”

    穆有容趴在黎千东的胸前,嘴角勾起一抹得意弧度。

    黎千东是岑少卿的挚友。

    岑少卿也很相信黎千东,有黎千东这句话在,穆有容就放心了!

    她相信黎千东一定有能力恢复她和岑少卿的婚约的!

    穆有容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哭泣,抽泣着道:“黎大哥,我妈的事情你不要告诉五爷,也不要告诉老太太,我不想让他们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有容你太善良了!你知不知道,有的时候善良是换不来任何回报的!”

    穆有容处处都在为岑少卿和岑家人打算。

    可他们却......那么对穆有容。

    岑老太太甚至将穆有容贬低的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思及此,黎千东在心里叹了口气,接着道:“有容你放心,这件事我不告诉他们。”

    不告诉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现在穆有容是孤身一人,他必须要让岑家人知道真相,让他们把穆有容接到岑家去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是夏天,所以沈蓉当天就被送到了殡仪馆。

    路上,穆有容一共哭晕了四次。

    安抚好穆有容之后,黎千东出发去岑家。

    他要去岑老太太报丧。

    车子刚开到庄园门口,就被安保人员拦下。

    黎千东一脸怒气地从车上走下来,“你们瞎了吗?”

    安保人员很抱歉的道:“黎先生对不起,岑老太太之前交代过我们,不让您踏进这里半步。”

    黎千东恼火的道:“老人家开玩笑的话你也信?赶快滚开,让我进去!”

    两个安保人员相互对望了一眼,均从对方眼底看到了为难。

    毕竟黎千东身份尊贵,真得罪了他的话,他们就吃不了兜着走了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安保人员道:“黎先生您等等,我去打电话请示下岑老太太。”

    须臾。

    安保人员从亭子里走出来,“黎先生,岑老太太还是不让您进去,麻烦您原路返回吧。”

    黎千东一愣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岑老太太居然来真的。

    老人家果然是年纪大了!

    现在居然变得这么糊涂!

    岑老太太不让他进去,黎千东只好亲自打电话去岑家。

    接电话的人是岑家的佣人。

    黎千东安耐住怒气,“麻烦让湘姨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岑老太太不讲道理,周湘总归是讲道理的。

    周湘小跑着过去来接电话,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黎千东道:“湘姨,是我。”

    听出黎千东的声音,周湘的态度一下子就变了,“哦是你啊!有事吗?”

    黎千东接着道:“湘姨出事了!”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黎千东道:“有容、有容的母亲煤气中毒去世了!现在正在云京市殡仪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周湘语调淡淡。

    当初她和岑老太太去穆家商量婚事的时候,穆大兵和沈蓉联手侮辱她和岑老太太。

    一直到现在,周湘想起来这件事,依旧恨得牙根痒痒。

    当年的岑海峰对穆家那么好。

    可穆家却恩将仇报!

    丝毫不念旧情。

    现在沈蓉煤气中毒,也是罪有应得!

    哦?

    黎千东做梦也没想到周湘的反应会这么平淡。

    他更没想到,周湘居然这么冷血!

    死者为大。

    现在人都死了,周湘居然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亏穆有容还处处为岑家人着想。

    没良心!

    真是太没良心了!

    黎千东再也安耐不住心里的怒火了,“湘姨!您怎么能这么无情呢?不管怎么说,有容她都是五哥的未婚妻!现在伯母去世了,你们就一点也不伤心,一点也不难过吗?”

    周湘素来都是个脾气很好的人,但是听到这话,她一下就炸毛了,“那是他们罪有应得!是报应!”

    刚好岑老太太从楼上下来。

    见周湘气成这样,转头看向身旁的佣人,“怎么了这是?谁打来的电话?”

    “听着声音好像是黎少。”佣人道。

    黎千东?

    岑老太太气不打一出来,一把夺过周湘手中的话筒,“个龟孙玩意,你想干什么?死了就死了呗!死了也是他们的报应!人在做天在看!举头三尺有神明!你以为我是圣母白莲花吗?他们穆家死个人,就想让我原谅那朵小白莲花?我告诉你!不可能!”



     ------>>(第1/3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